<code id="cbmkn"></code>

      1. <code id="cbmkn"><ol id="cbmkn"></ol></code>
      2.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市場>油料
         
        推薦:
        字體選擇:
         
        國儲投放“增量不加價” 豆市追漲乏力
        日期:2022-06-20 15:42 作者: 來源: 中華糧網
         
        下載文件:  
          東北田間管理繼續進行,豆農無暇銷售余糧;關內夏收接近尾聲,因旱難以適期夏種,剩余種源入市延遲。為補“空缺”,國儲開始“放大招”,投拍“增量不加價”,期現貨市場追漲勢頭將受挫。
          東北各地忙于田間管理,豆農無暇銷售余糧,貿易商難以循環補庫,在優質優價凸顯的同時,一些運輸優勢區普通豆源也跟隨上調,豆農再度觀望惜售。國儲持續增量投拍,有效供給擴大,東北產區豆價大漲乏力。
          關內夏收接近尾聲,各地因高溫缺雨,夏種難以適期,估計旱情將繼續后延而影響播種。正常年份6月20日后即可有少量播后剩余種源入市,但今年或將推后。
          夏收前,大多數收購商為急于騰倉而低價拋售大豆,如今小麥生意也不好做,大批豆源集中于麥收前售出,加之干旱后種源入市推遲,優質豆源余量較少,優質優價日益顯現,令虧錢售豆的商戶后悔不已。
          國儲開始“放大招”  彌補供給不足
          東北春種與田管交織,豆農無暇出售余糧,貿易主體庫存捉襟見肘,出現階段性挺價或追漲心理,加上連豆一主力合約曾隨外盤強勢反彈,國儲重啟拍賣后,連續兩輪均高溢價全部成交,拉動現貨價格上漲。但國儲開始逐漸“放大招”,“增量不加價”的投拍使得期現貨市場追漲勢頭受挫。
          6月7日,國儲投拍2017年、2018年產二等陳豆1.528萬噸,全部成交。產于2017年的陳豆因蛋白含量較高,其底價為6150元/噸;2018年產陳豆底價則為6050元/噸,成交均價6178元/噸,溢出底價40~90元/噸。
          6月10日,國儲明顯增量投拍,計劃投拍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產陳豆3.0223萬噸,僅成交1.801萬噸,成交均價6112元/噸,低于上輪成交均價66元/噸,成交率59.6%。
          6月14日繼續增量,投拍量提升至4.1378萬噸,生產年限仍為2017年至2019年,標的分布在龍鎮、扎蘭屯、阿城、敦化,底價分別為6150元/噸、6120元/噸、6050元/噸、6020元/噸。實際成交1.4808萬噸,成交均價6133元/噸,成交率35.8%。這種投拍方式將明顯抑制現貨市場上漲勢頭,挫傷貿易商過分看漲的信心。
          進口大豆拍賣與之前相比簡直“冰火兩重天”,6月10日計劃拍賣50.64萬噸,由于底價偏高,僅成交5.5萬噸,成交率10.86%,最高成交價5790元/噸,最低成交價5730元/噸。油脂壓榨企業利潤大幅收窄,豆粕庫存陸續加大,部分地區已開始向市場投放食用油儲備。印尼不僅解除棕櫚油出口禁令,而且從6月14日起開始對不同的棕櫚油產品傾銷庫存,這將對國際食用油市場帶來一波沖擊,需求企業或逐步向規避風險轉向。
          6月17日,國儲繼續投拍2019年產進口大豆50萬噸,其標的分別在山東、河北、湖南、四川、遼寧。若拍賣底價不適度下調,其結果依然不看好。
          東北追漲“一陣風”  需求穩中趨弱
          東北豆源被國儲大量收購后,豆農春種和田管時間拉長,貿易商余糧大幅低于往年同期,自今年5月初以來收購遲滯,經過較長時間消耗后,優質豆源日益趨緊,分離的大顆粒商品豆在失去循環收購的過程中,其數量越來越少,而產區持豆主體“試探性”小幅提高報價,卻有需求主體爭相訂購,引發其他高蛋白豆跟隨上調,普通商品豆也“一陣風”地“喊漲”。
          豆農本來就無暇售豆,一看行情上漲,便“捂糧”惜售;貿易商收購價越提,越收不到過多豆源。于是,都喊著“基層沒糧了”,緊張的氛圍令國儲不斷加大投拍量。大的需求主體有“奶喝”,而豆制品加工日益轉淡,豆價漲勢雖現,但后期續漲乏力。
          國內汽柴油價格再次上調,受陸路運費提高影響,集中于鐵路或水運對下游部分需求端不現實,豆價又在此時上漲,使得終端被迫選擇進口大豆或關內部分產區豆替代東北豆加工,很大程度上制約北豆南運進程。
          上周,東北產區優質毛糧收購價普遍上漲80~120元/噸,運輸優勢區蛋白含量41%~42%優質商品豆裝車報價6360~6400元/噸;7.0以上圓孔或6.5以上長孔分離的大粒型品種裝車報價最高達6540~6600元/噸,目前流通的以6460~6500元/噸占主流。受優質商品豆漲價影響,39.5%~40.5%蛋白含量的普通塔選商品豆裝車報價跟隨上調60~80元/噸,除黑龍江東部外,裝車價以6300~6340元/噸為主。
          隨著降雨增多、氣溫升高,播后少量種源及待價豆源將陸續順價銷售,由于國儲增量拍賣,蛋白企業不會與豆制品加工市場“爭食”。建議貿易商謹慎看漲,不宜高價增倉惜售。
          關內商戶“悔當初”  不該虧錢拋豆
          關內夏收基本結束,但持續的高溫干旱使得夏種難以全面啟動。各地夏糧收購啟動后,價格超前上漲,而且農戶嚴重惜售,收購商此前急于拋售大豆備戰夏收,令大豆價格下行且與東北豆價格背離。隨著東北產區行情不斷上行,南北產區價格“剪刀差”明顯放大;終端市場雖然需求清淡,但關內優質豆源價格逐漸向好。
          河南、安徽、山東、江蘇北部持續高溫干旱,6月13日各地降雨不均,僅有小部分人工增雨區域勉強可以搶播。大豆適期播種難以全面正常進行,播后剩余的少量種源入市時間滯后。
          夏收前大批豆源拋售,優質類豆源雖有,但價格已“今非昔比”,所以有很多“虧了豆子搶收麥”的主體,面對收麥的困境,懊悔自己不該虧錢賣豆。
          豫、皖、魯豆區麥前未售的優質豆源,上周末裝車報價重回原位,多地最低跌至6300~6400元/噸,目前同類豆源報價又達6500~6640元/噸。而二、三級豆源轉化太慢,未來仍有壓力,價格將根據質量調整。
          江蘇南部豆區的南通、大豐、鹽城、淮安、宿遷等16個市縣,收購商全面轉向油菜籽和小麥收購,大豆收購仍處于休市狀態,即便少部分網點正常收購,但因播種推遲,種源入市推后,當前僅有部分收購網點還有少量余豆。主流品種“大乳白”裝車報價7600~7700元/噸,“翠扇”“腐豆”類混收貨裝車價7400~7500元/噸,“黑臍王”主流裝車價7160~7300元/噸。江蘇北部徐州市賈汪區、睢寧、沛縣“雜花豆”裝車價由最低時的6500~6600元/噸重回6660~6700元/噸。
          湖北豆區除播后剩余的種源外,還有少部分商戶持有初期賭市豆源,其質量存在瑕疵,多為“冀豆12”和“早熟537”品種,裝車報價在7100~7200元/噸之間。因該產區新季早熟豆再有1個多月就要上市,持有這類豆源的主體均積極尋求銷路。
          銷區需求“不景氣”  豆源轉化緩慢
          近期南方和西南終端市場高溫高濕天氣特征明顯,部分地區持續遭遇大到暴雨侵襲。高考過后中考又臨,大中院校即將迎來假期。一系列不利因素的出現,令豆制品消耗進入淡季。
          較大的豆制品需求主體離市,僅靠居民和部分企業食堂消耗,豆源轉化將下降30%。市場需求下降明顯不利于南北產區價格形成,但近日受國儲拍賣進口陳豆5730~5790元/噸的價格和外盤偏強的趨勢影響,美灣豆在天津港或關內魯、豫、蘇、皖地區的裝車報價達到5900~5960元/噸,終端替代將陸續下降。天津港加拿大42%~43%蛋白含量凈糧裝車價6500~6550元/噸,湖南岳陽港為6680~6720元/噸;俄羅斯“加豆”品種天津港裝車價6160~6200元/噸。
          進口豆直接影響國內南北產區豆源消耗,因此,東北產區現行價格上漲概率較低,關內產區經營商懼怕湖北新豆提前入市影響陳豆轉化,其價格上行只是部分優質豆源,幅度不明顯,南北價格背離現象繼續體現。
          相關鏈接
        2019-12-18
        2021-01-06
        2020-11-23
        2016-09-08
        2015-08-07
        2022-05-19
          最近瀏覽信息
        99久久国产精品免费热